张博君:“零误差”,来自桥三代的坚守_冷风吹入我胸口

百里挑一王晓

2019-07-20

崔国欣张博君:“零误差”,来自桥三代的坚守_银之机甲

俄联邦海关署统计,去年俄进口7.5吨鱼子酱,而出口为7.2吨。

日本和安倍不从自身找原因,可以说永远也拿不回“北方四岛”。

铁甲雄心

“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演讲大赛8日晚在山西大剧院举行。

这标志着一场以太原为起点,全国性开展的“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演讲大赛正式启动。8位来自各行各业的模范人物讲述了和祖国共成长、在新时代奋斗圆梦的精彩故事。要说起与桥的渊源,那就得追溯到我的爷爷——新中国第一代大桥人。

1955年,爷爷参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在第一代建桥人严谨的信念之下,武汉长江大桥至今仍然坚如磐石。我的父亲名叫张建桥,是一名桥梁工程师。父亲是爷爷参建南京长江大桥时出生的,爷爷希望他子承父业,所以取名“建桥”。

2013年,带着爷爷一生对桥梁事业的挚爱和父亲曾经修建太原南中环桥时难忘的回忆,我也踏上了太原这块充满期待的土地。

来到太原之后,我作为骨干参与修建了世界首座对称五拱反对称五跨非对称斜拉索桥——北中环桥和太原首座独塔空间扭索面斜拉桥——摄乐桥。

在一次拱桥施工时,我发现有一个定位架预埋件偏差5毫米,而这个5毫米是符合设计误差要求的。

正值盛夏,酷热难捱。

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要求工人重调。

作业队长当时就急眼了。

等他冷静下来,我耐心解释说:我们修的是世界级桥梁,将来上面承载的是无数家庭和生命啊,我们必须保证百年品质。

烈日下,我们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最终实现了定位架安装零误差。

工作上零误差,但对家庭却差太多。

2013年刚到太原那年,父亲查出鼻咽癌。

那时,我为了确保北中环桥项目能快速推进,一直坚守现场,没能回家陪伴父亲放化疗过一次。

2016年1月,父亲去世,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成了我终身的遗憾。

回老家送别父亲后,我擦干眼泪,又义无反顾地赶回了工地。

现在,我们为二青会承建的十号线桥和迎宾桥已拔地而起,即将通车。

闲暇时,我会坐在工地上,静静欣赏不远处父亲和自己的作品,一个一个地数,一条汾河21座桥,一直美到北!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华诞,我们家三代大桥人以及像我们一样千千万万的建设者们将奋斗接力,用热爱、赤诚和坚守,陪伴我们的祖国一起成长![编辑:彭忠粤]。